昨日,警方發佈通報稱,5月28日山東招遠故意殺人案6名犯罪嫌疑人系邪教組織“全能神”成員。為發展組織成員,向在事發餐廳就餐的人索要電話號碼。遭受害人拒絕後,將其殘忍毆打致死。
  “凡是不信、抵制‘全能神’者,均被其成員稱為‘撒旦’、‘惡靈’等”,昨日,曾偵辦過“全能神”組織案件的一名工作人員對新京報記者稱,“全能神”教徒對這類人士進行暴力毆打、威脅恐嚇、綁架拘禁,甚至殺害的案件曾多次發生。“此次招遠故意殺人案,與上述案件有眾多相似之處。”
  “全能神”教義中多次提到,“只有相信‘實際神’(全能神)才能得到拯救,凡不信和毀滅的都將遭到毀滅。”
  媒體報道稱,2011年1月10日,河南省蘭考縣谷營鄉谷東村,因女兒出生導致無法外出傳教被組織降職,女子李桂榮用剪刀割斷自己僅兩個月大女兒的喉嚨。
  2012年12月16日河南光山縣砍傷學生案,疑犯閔擁軍就是受同村一名60多歲“全能神”女信徒的影響,才導致了案件發生。
  【傳教】
  設“護法隊”毆打不願入教或欲脫教者
  為發展教徒和傳教,除拉關係、關心感化、送錢送物外,女色誘惑、暴力毆打、非法拘禁等都是“全能神”教成員常用手段。
  “最常見的就是暴力毆打。”河南某縣一宗教局負責人曾表示,“全能神”傳教時會把目標對象騙到他們的場所,一堆人圍著他洗腦,並限制人身自由。如“異教徒”不肯就範,“全能神”就開始用拳腳招呼。“拳打腳踢還是輕的,棍棒侍候也是家常便飯。”
  “全能神”為發展教徒所傳發的非法刊物《關於傳福音工作的原則》中寫道,“如知情人帶路、拉關係、交朋友、愛心感化、建立感情、軟磨硬泡等行之有效的方法要堅持長期使用,到必要時還得會用絕招。為使人得到拯救,必須不擇手段。”
 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稱,“全能神”邪教專設“護法隊”,毆打不願入教或意圖脫教的人。河南唐河縣“全能神護法”曾在12天內製造8起搶劫、毆打案件,受害人被打斷四肢、割去耳朵。2010年期間,河南一名小學生在放學途中失蹤,後被髮現死於一處柴垛處,腳心印有閃電標誌。經當地警方調查,遇害兒童一名家屬曾被髮展成“全能神”成員,但意圖脫教,該教遂實施了報複懲戒行動。
  【操控】
  趙維山出逃美國,在美建立總部控制教眾
  “全能神”又自稱“實際神”、“東方閃電”,這個在上世紀90年代初從河南省中南部地區出現的教派歷經多次演變。歷年來,發生在全國多地的多起自殺、他殺等刑事案件均與該教派有關。1995年11月,“全能神”被中國政府確定為邪教組織。
  目前,“全能神”自稱在全國絕大部分省份均已建立組織,教徒達數百萬。
  “全能神”的實際操縱者和發起人為趙維山。教會組織架構像一座金字塔,塔尖上的楊向彬來自山西大同,是一名高考落榜後精神分裂的女子。因文筆相對精緻,她被趙維山包裝成“女基督”,趙維山則為“聖靈使用的人”,也有人稱其為“大祭司”。“女基督”楊向彬又稱“全能神”、“實際神”,名義上擁有教會的最高權力,但她只是一個傀儡。
  趙維山出逃美國後,在美建立了總部,並通過互聯網控制著中國大陸的教徒。為加強控制,趙維山設立了互相制約的“監察組”,成員包括他在內共有7人為“全能神”的權力核心,控制著百萬教眾,也享用著各種渠道聚斂來的巨額財富。
  【組織】
  組織嚴密,傳教者來往各地不帶手機身份證
  經調查總結,“全能神”邪教把發展吸收成員的範圍主要集中於弱勢人群,“遇到挫折、遭遇不公的有利益訴求人為主,也會吸納一些社會閑散人員。”“該教派成員的年齡段主要集中在50歲至60歲左右的人群。”“全能神”邪教的研究者,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武伯欣稱,從心理學角度分析,這個年齡段的人群遭遇的人生磨難較多,挫折感強,缺乏關懷,易被蠱惑。
  發展成為“全能神”的信徒,起初所感受到的關心和庇佑很快消失,隨之而來是“全能神”一套等級分明、組織嚴密、懲戒嚴厲的管理制度。
  武伯欣稱,新教徒入教後,很快會受到組織考驗。“考驗的方式是做接待。”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的傳教者行事謹慎,通常來往各地都不會攜帶通訊工具、身份證明等,每到一地均由當地指定新教徒接待。“如果新教徒服侍得力,出錢出物,嚴守傳教者行蹤機密,則被視為忠誠。”
  【斂財】
  宣稱只有全部身心財產交教主才能末日得救
  公安部門表示,自2012年開始,“全能神”在各地宣揚“2012世界末日說”。辦案人員稱,“近來在全國多地的非法聚集,上街散髮宣傳資料,散佈世界末日謠言,鼓吹‘只有信教才能得救保平安’的現象都與趙維山接連向教徒發出的多個指令有關。”
  “傳教者”以中年女性居多,她們一方面宣稱“世界末日”即將到來,另一方面蠱惑人們只要信奉“全能神”即可躲過一劫,同時宣稱“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將被‘閃電’擊殺”。
  除利用“末日謠言”製造恐慌,在青海、新疆、內蒙古等地,“全能神”組織成員專門針對留守老人,利用“花錢買平安”等言論進行斂財。
  相關辦案人員稱,“全能神”所稱應對末日的法門,則是“末日已至,只有信教才能得救保平安”,“信教,則把全部身心和財產交給教主”等帶有明顯欺騙性的行為。
  2012年12月底,據各地警方通報,全國公安機關已控制、查處近千名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人員。
  新京報記者 石明磊
  ■ 講述
  “‘全能神’讓老婆像瘋了一樣撞牆”
  我叫張養斌,山西省運城市臨猗縣耽子鎮農民,今年44歲。我和老婆結婚20多年,有一子一女,上有70歲老母。
  2005年前,我們一家原本幸福平靜。但是“全能神”來了後,家庭和村莊的平靜都被打破了。
  2005年,村裡來了幾個傳教的女人,村裡20多人入了這個教會,大部分是老年人和婦女。那年,我老婆也加入了,起先只參加聚會,她原本在村裡的養雞場打工,後來把工作辭了,家務活和孩子也不關心了,全職信這個。
  2008年春節後,我翻過她帶回家的內部資料,才知道她信的叫“全能神”,讓教徒脫離家庭和社會。我於是阻攔她,但她堅持,我們夫妻關係也變得緊張了。
  信這個教的人癥狀都是一樣的:放棄工作,放棄親人子女;只讀斷章取義編寫的讀本《律法時代、恩典時代、國度時代》;他們敬拜河南一鄧姓女子是“女基督”,說她只為拯救中國人而來;他們宣揚肉身不死可以直接上天堂;在光盤裡,教徒詛咒、謾罵、攻擊政權;他們總把宗教和現實結合,比如四川地震,是他們的神在懲罰人類……
  “全能神”利用女色引人入教;他們詛咒眼瞎、耳聾等殘疾人是魔鬼,說他們因為不潔凈、犯罪而遭上帝詛咒成為殘疾人的,他們的組織不接收殘疾人。
  我相信這不是正常的宗教。
  後來我學會了上網。這個教會在網上有報道,是邪教!
  老婆沒有接觸“全能神”前很善良,信了後就完全變了個人,從此走上了不歸路。
  她經常外出,有時一走就是三五天,手機也不帶。我曾經報過案,但沒證據,警方無法介入;有幾次在家裡,我碰上她在看書、聽音像製品,我想看看,她堅決不給,我用報警來威脅她,她很害怕,像瘋了一樣撞牆。當時我都傻了,真沒想到她中毒那麼深。
  我們3歲大的孩子勸她回頭也無濟於事。2012年底,“世界末日”傳言讓他們更加瘋狂,老婆也變得無所顧忌,他們游行時她被派出所抓了,也不思悔改。
  老婆因此得到邪教重用,聽說她負責收信徒的捐款。後來她經常幾個月不回家,完全不管孩子和家庭,我對她徹底死心了。
  2013年春,我和她協議離婚。從此,前妻杳無音信。
  新京報記者 劉剛 整理  (原標題:“全能神”傳教常用手段:毆打拘禁)
創作者介紹

臥房傢俱

sy79syfxz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